問天票據網介紹:承兌匯票貼現、票據資訊、票據知識、票據利率、背書、風險預警等問題

未將票據拒付事由書面通知前手,持票人可否行使追索權

票據案件 李斌 王靜澄 趙寶榮 評論

在承兌人拒絕付款或視為拒絕付款的情況下,持票人均應當將拒付事由書面通知其直接前手。持票人未履行或遲延履行該等通知義務的,持票人仍可以行使追索權。

未將票據拒付事由書面通知前手,持票人可否行使追索權

案情簡介

一、2018年1月2日,寶塔儲運公司作為出票人,開具電子商業承兌匯票,票面金額為100萬元,承兌人為寶塔財務公司,匯票到期日為2018年7月2日,收款人為大唐能源公司。背書情況:大唐能源公司背書轉讓給中冀建勘公司,中冀建勘公司背書轉讓給順發公司。

二、票據到期后,順發公司在票據期限內向承兌人寶塔財務公司提示付款,寶塔財務公司未予付款,票據狀態為“提示付款待簽收”。

三、2018年7月10日,寶塔財務公司在其官方網站公告:凡持有公司10萬元至50萬元(含)已到期尚未兌付票據客戶,于7月16日至20日全部兌付,其余投資機構將于本月23日至8月20日,進行統籌、協調、溝通、兌付完畢。2018年8月12日,順發公司向寶塔財務公司、寶塔儲運公司分別發出《律師函》要求兌付,但均未兌付。

四、之后順發公司以大唐能源公司和中冀建勘公司為共同被告,請求法院判令各被告連帶向其清償票據款本息。訴訟中,中冀建勘公司主張順發公司未于法定期間內向直接前手發送拒絕事由書面通知,喪失對直接前手的追索權。北京金融法院不認可中冀建勘公司的前述抗辯,并判決支持順發公司的訴訟請求。

律師評析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持票人未于法定期間內向直接前手書面通知拒付事由的情況下,持票人是否因此喪失對直接前手的追索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六十六條第二款規定:“未按照前款規定期限通知的,持票人仍可以行使追索權。”根據該條規定可知無論持票人是否將被拒絕事由書面通知其直接前手,持票人仍可行使追索權。

實務經驗總結

鑒于如果直接前手舉證證明因未及時接收到通知而遭受損失,持票人則面臨賠償損失的風險,同時有些法院會因持票人未履行或遲延履行通知義務,而裁量核減持票人主張的利息,我們建議:

1.承兌人明確拒絕付款的,持票人應當在被拒付之日起三日內,將被拒付相關情況以書面形式通知直接前手;關于是否有必要通知其他前手(非直接前手)的問題,鑒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六十六條僅將通知直接前手規定為法定義務,持票人對是否通知其他前手具有選擇權;

2.承兌人對提示付款不予應答,以至于票據狀態持續維持于“(逾期)提示付款待簽收”的,持票人可將該等事實予以公證,并將公證文書通知直接前手(主文案例觀點);當然鑒于前述手段較為繁瑣,我們認為原則上持票人將“承兌人不予應答構成事實上的拒付”以及相關情況以書面形式向直接前手說明即可。

相關法律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

第六十六條 持票人應當自收到被拒絕承兌或者被拒絕付款的有關證明之日起三日內,將被拒絕事由書面通知其前手;其前手應當自收到通知之日起三日內書面通知其再前手。持票人也可以同時向各匯票債務人發出書面通知。

未按照前款規定期限通知的,持票人仍可以行使追索權。因延期通知給其前手或者出票人造成損失的,由沒有按照規定期限通知的匯票當事人,承擔對該損失的賠償責任,但是所賠償的金額以匯票金額為限。

在規定期限內將通知按照法定地址或者約定的地址郵寄的,視為已經發出通知。

以下為該案在法院審理階段,判決書中“本院認為”就該問題的論述:

《票據法》第六十六條規定:“持票人應當自收到被拒絕承兌或者被拒絕付款的有關證明之日起三日內,將被拒絕事由書面通知其前手;其前手應當自收到通知之日起三日內書面通知其再前手。持票人也可以同時向各匯票債務人發出書面通知。未按照前款規定期限通知的,持票人仍可以行使追索權。因延期通知給其前手或者出票人造成損失的,由沒有按照規定期限通知的匯票當事人,承擔對該損失的賠償責任,但是所賠償的金額以匯票金額為限。”由此可見,持票人的拒絕事由通知義務系其法定義務,也是為了給前手相應的準備時間。《票據法》第六十三條持票人因承兌人或者付款人死亡、逃匿或者其他原因,不能取得拒絕證明的,可以依法取得其他有關證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2020年修正)第七十條規定,票據法第六十三條所稱“其他有關證明”包括公證機構出具的具有拒絕證明效力的文書。承兌人自己作出并發布的表明其沒有支付票款能力的公告,可以認定為拒絕證明。因此,在出現付款人或承兌人未能及時應答的情況時,一則持票人可以將此過程進行公證,二則可以將寶塔財務公司的公告內容書面通知其前手,二者擇其一均可。即便按照當時的司法解釋規定,持票人也可以選擇公證機構出具具有拒絕證明效力的文書向其前手進行書面通知。由此,一審法院認定視為拒絕付款情況下持票人不負有向其前手或其他票據債務人的通知義務,本院難以認同。但持票人未履行通知義務,并不影響追索權的行使,只是因延期通知給其前手或者出票人造成損失的,由沒有按照規定期限通知的匯票當事人,承擔對該損失的賠償責任,但是所賠償的金額以匯票金額為限。

案件來源

北京金融法院,大唐能源化工營銷有限公司與中冀建勘集團有限公司票據追索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22)京74民終119號]。

延伸閱讀

裁判觀點一

持票人應當將拒絕事由及時書面通知其直接前手,持票人未通知或延期通知前手的法律后果是對給其前手造成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而不影響其行使追索權。(與主文案例裁判觀點相同)

案例1:山東省東營市中級人民法院,河北創峰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淄博優家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等票據追索權糾紛民事二審民事判決書[(2022)魯05民終454號]:

本院認為,淄博優家公司一、二審提交的證據可以證實其系合法持票人,其在案涉票據到期后承兌被拒,有權依據票據法的規定進行追償。票據法第六十六條規定,持票人應當自收到被拒絕承兌或者被拒絕付款的有關證明之日起三日內,將被拒絕事由書面通知其前手;其前手應當自收到通知之日起三日內書面通知其再前手。持票人也可以同時向各匯票債務人發出書面通知。未按照前款規定期限通知的,持票人仍可以行使追索權。因延期通知給其前手或者出票人造成損失的,由沒有按照規定期限通知的匯票當事人,承擔對該損失的賠償責任,但是所賠償的金額以匯票金額為限。根據該規定,淄博優家公司未書面通知前手,不影響其行使追索權。

喜歡 (0) or 分享 (0)
發表我的評論
取消評論

表情

您的回復是我們的動力!

  • 昵稱 (必填)
  •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網友最新評論

无码AV岛国片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