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天票據網介紹:承兌匯票貼現、票據資訊、票據知識、票據利率、背書、風險預警等問題

匯票除權判決后持票人的權利救濟

最新資訊 wgjto 評論

2016年8月21日,A作為出票人出具1張收款人為S公司、付款行為鄭州某銀行、票面金額為10萬元、到期日為2017年2月21日的銀行承兌匯票(以下簡稱訟爭匯票)。 B公司作為房地產企業,從購房人處取得訟爭匯票,在對外購買商品混凝土時,將訟爭匯票交付給C公司,C公司

2016年8月21日,A作為出票人出具1張收款人為S公司、付款行為鄭州某銀行、票面金額為10萬元、到期日為2017年2月21日的銀行承兌匯票(以下簡稱“訟爭匯票”)。

匯票除權判決后持票人的權利救濟

B公司作為房地產企業,從購房人處取得訟爭匯票,在對外購買商品混凝土時,將訟爭匯票交付給C公司,C公司受讓訟爭匯票后未在該匯票的被背書人欄內簽章。

2016年10月17日,C公司將訟爭匯票交付給D公司,支付部分水泥貨款,D公司受讓訟爭匯票后在該匯票的被背書人欄內簽章。D公司持訟爭匯票委托當地銀行收款時,該行以該匯票已被除權判決無效為由拒絕付款,并退回了訟爭匯票。

經查,2016年11月16日,G公司以其系訟爭匯票的最后被背書人,匯票丟失為由,向法院申請公示催告,法院受理后向鄭州某銀行發出停止支付通知書,并在《人民法院報》上發布公告,催促利害關系人自公告之日起60日內向該院申報權利。屆期無人申報權利,該院遂作出除權判決。2017年3月3日,G公司憑法院除權判決委托銀行兌付了訟爭匯票的票據款10萬元。

本案中,D公司作為票據最終持有人可以向哪些主體主張權利?筆者將從票據的特性以及《票據法》相關規定出發進行解答。

票據最終付款人為鄭州某銀行,其已基于除權判決將訟爭匯票的票據款項支付給G公司。根據《票據法》第五十七條第二款規定“付款人及其代理付款人以惡意或有重大過失付款的,應當自行承擔責任”,本案付款人的行為既非惡意亦非重大過失,付款人的付款行為有效。

根據《票據法》第六十條,付款人依法足額付款后,全體匯票債務人的責任解除。可見,付款是消滅票據關系的行為,付款人付款之后,票據上的一切權利歸于消滅,而票據權利包括付款請求權和追索權,后者為前者的衍生性權利,即只有在付款請求權未得到實現時才能行使追索權。

因此,持票人D公司已經無法基于票據權利向出票人A公司、S公司、B公司行使追索權。

但是,持票人D公司喪失票據權利,并不喪失基礎民事權利,其有權依據與C公司之間的基礎法律關系,主張C公司付款行為無效,而要求C公司重新履行付款義務。持票人D公司向C公司起訴付款,是基于買賣合同,而非票據權利中的再追索權,因此案由為買賣合同糾紛,而非票據追索權糾紛,適用請求權一般訴訟時效,不受票據時效(再追索權訴訟時效為3個月)的限制。

除此之外,持票人還可以向除權申請人G公司主張權利。

匯票除權判決后持票人的權利救濟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三條,利害關系人因正當理由不能在判決前向人民法院申報的,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判決公告之日起一年內,可以向作出判決的人民法院起訴。”本案中,D公司通過與C公司的真實交易,并支付了相應對價而取得訟爭匯票,雖然C公司在未記載被背書人即D公司名稱的情況下即將訟爭匯票交付給D公司,但D公司取得該匯票后在被背書人欄內記載了自己的名稱,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背書人未記載被背書人名稱即將票據交付他人的,持票人在票據被背書人欄內記載自己的名稱與背書人記載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因此,D公司為訟爭匯票的利害關系人,有權向作出除權判決的人民法院起訴要求撤銷除權判決,獲得相應款項【案例:青島青建新型材料有限公司與山東加林國際貿易發展有限公司票據糾紛,案號為(2013)廬民二初字第00614號】。

持票人D公司還可以向G公司提起票據損害賠償之訴,即G公司有過錯,將向持票人承擔一般侵權責任。

票據作為有價證券,行使票據權利必須以現實占有票據為前提。法院的除權判決宣告票據權利和票據本身分離,賦予了失票人在不占有票據的情況下,有權依據除權判決取得票據利益而請求票據付款人付款。

因此,除權判決的效力僅是宣告票據權利的物質載體無效,既非創設新的票據權利,也非恢復票據上的實質權利,僅是對票據權利的重新確認;同時,票據作為設權憑證,除權判決所確認的票據權利內容應與被宣告無效的票據權利一致,而不能優于原票據上所記載的權利,公示催告程序并不優于普通訴訟程序,故除權判決不能作為失票人針對利害關系人按照普通民事訴訟程序進行抗辯的依據。

G公司需充分舉證系通過真實的交易取得訟爭匯票,且其并非該匯票的背書人或被背書人,因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六條規定,“票據法第十五條第三款規定的可以申請公示催告的失票人,是指按照規定可以背書轉讓的票據在喪失票據占有以前的最后合法持票人。”如果G公司明知其并非訟爭匯票的最后合法持有人,依法不享有票據權利,仍以訟爭匯票丟失為由申請公示催告,憑該除權判決取得了票據款,造成D公司票據權利無法實現,應當對D公司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綜上,D公司有三種途徑可以保護自己的權益:

其一,基于基礎法律關系要求C公司付款;

其二,基于自己系訟爭匯票的利害關系人要求作出除權判決的人民法院撤銷除權判決;

其三,基于侵權損害賠償關系要求G公司賠償損失。

喜歡 (2) or 分享 (0)
發表我的評論
取消評論

表情

您的回復是我們的動力!

  • 昵稱 (必填)
  •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網友最新評論

无码AV岛国片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