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天票據網介紹:承兌匯票貼現、票據資訊、票據知識、票據利率、背書、風險預警等問題

票據無法承兌,怎么辦?

每日一貼 胡嘉 坤象法跡 評論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印發的《支付結算辦法》的規定,票據作為支付結算的一種方式,在目前經濟交往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在票據發生承兌不能,其支付結算功能無法實現時,持票人可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以下簡稱票據法)相關規定對其前手行使追索權。

票據法賦予了持票人對前手六個月的追索期限(再追索權為三個月),以及因超過票據權利時效或者因票據記載事項欠缺而喪失票據權利時對出票人或承兌人的利益返還請求權。

但是,因票據承兌不能,承兌匯票持票人是否能夠依據基礎法律關系對其直接前手主張權利,現行法律法規對此并沒有規定。這直接導致司法實務中產生對該問題截然不同的做法。

票據無法承兌,怎么辦?

債權人可自主選擇請求權基礎

該做法主要出于保護債權人的角度。該種情形下,法院說理也比較簡單,通常認為由于法律并未禁止債權人(持票人)只能依據票據法行使追索權,因此債權人可依據雙方間的基礎法律關系行使債權。如:

蘇州市中院在(2020)蘇05民終3015號

舒馳容器(上海)有限公司與德杰(蘇州)油品科技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中認為:

因德杰公司實際并未收到該30萬元貨款,故舒馳公司仍負有向德杰公司支付該款的合同義務,舒馳公司上訴提出其向德杰公司交付了該匯票就完成了付款義務也無事實及法律依據。本案存在買賣合同付款請求權及票據追索權的競合,德杰公司有權基于買賣合同關系選擇要求舒馳公司付款,舒馳公司上訴認為德杰公司只能行使票據權利而不能再基于買賣關系要求其支付貨款,也缺乏法律依據,不能成立。

青島市中院在(2018)魯02民終2238號

孫某與呂某買賣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中認為:

呂某和孫某買賣票據的行為,產生了票據關系與基礎關系兩種法律關系,呂某可以選擇以票據關系向孫某主張票據權利或以基礎關系向孫某主張民事權利,本案中呂某選擇以雙方基礎關系主張其民事權利,符合法律規定,應予支持。

票據無法承兌,怎么辦?

背書轉讓票據后已完成支付義務只能行使票據權利

參見(2019)魯16民終1566號

本案歷經二審,二審維持原判。濱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該案判決中認為:

本案系買賣合同糾紛,東營博延公司以涉案票據背書轉讓的方式向上訴人支付了貨款,上訴人也收到了該票據。上訴人在收取匯票后未提出異議,應當視為被上訴人東營博延公司支付了涉案貨款,履行了付款義務。因此,買賣合同關系中,上訴人的供貨和被上訴人的付款義務均已完成,涉案買賣合同因履行完畢而終止。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背書轉讓的匯票未能承兌并由前手退票至其處,屬票據糾紛,上訴人應根據相應的票據法律關系行使相應權利。

參見(2018)晉10民終366號

本案歷經二審,二審予以改判。二審臨汾市中級人民法院在該判決中認為:

根據票據法規定,票據權利是指持票人向票據債務人請求支付票據金額的權利,包括付款請求權和追索權。該付款請求權是指向票據上載明的付款人請求付款的權利,并非向已完成基礎交易關系的合同相對方請求付款。本案中,隆順焦鐵公司在將案涉電子商業匯票背書轉讓給振信益物流公司后,已喪失對該電子商業匯票的相關權利,振信益物流公司在電子商業匯票遭到付款人拒付后,其應當依法行使票據追索權,而非以合同買賣關系為由向隆順焦鐵公司要求重新付款100萬元。且振信益物流公司在未行使票據追索權的情況下,100萬元電子商業匯票的持票人和權利人仍為振信益物流公司,原審法院在隆順焦鐵公司已不享有票據權利的前提下,判決隆順焦鐵公司向振信益物流公司支付100萬元有違票據法的相關規定,應當予以糾正。

票據無法承兌,怎么辦?

符合一定條件方可行使原因債權

(一)在未主張行使票據權利最終無果的情況下,應阻卻主張基礎法律關系

參見(2019)粵01民終14297號

本案歷經二審,二審維持原判。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該案判決書中認為:

1、三一公司所收涉案電子銀行承兌匯票真實有效,目前未有證據顯示存在導致票據無效的情形,且已于收票當日有償背書轉讓給后手華三行公司,在億博公司、三一公司之間涉案匯票作為支付工具的票據權利已實現;

2、從交易的安全、穩定性以及票據的流通性、支付結算工具等因素考慮,在沒有主張已行使票據權利最終無果的證據情況下,應予阻卻主張基礎原因的買賣法律關系。

(二)先行使票據債權,再行使原因債權

參見(2017)蘇民申1756號

本案歷經一審、二審、再審,再審駁回了再審申請。江蘇省高院在該案再審裁定書中認為:

債權人應先行使票據上的付款請求權,在票據上的付款請求權得以實現的情況下,合同價款請求權因此消滅。而當債權人行使票據付款請求權遭到拒絕,即可從有利于自身利益實現的角度選擇行使原因債權或票據追索權。并無法律規定債權人在票據付款請求權無法實現時只能依據票據法上的追索權維護自身合法利益。再者,金薔薇公司和實聯公司并未約定交付票據后原因債權即消滅,實聯公司票據付款請求權未實現表明實聯公司作為出賣方未能獲得合同對價,雙方合同權利義務并未消滅。在實聯公司既享有合同價款請求權又享有票據追索權的情形下,其有權從有利于自身利益實現的角度選擇行使何種債權。現實聯公司在行使票據付款請求權未果后根據買賣合同行使債權,一、二審法院判令金薔薇公司向實聯公司支付貨款及逾期付款違約金并無不當。

參見(2019)豫03民終5279號

本案歷經二審,二審維持原判,駁回了原告的起訴。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在該案裁定書中認為:

由于第二被告交付匯票,原告作為貨款接收,表明雙方交易本意是由債權人憑票據取款,而且從票據性質來說,匯票本身作為一種支付方式,出票人通過交付匯票,背書人通過背書轉讓匯票的方式以達到消滅債權債務關系,票據本來就是一種支付工具和結算工具,如舍棄票據不用,就不能發揮票據的功能。因此,原告在無法證明其票據付款請求權無法實現的情況下,直接選擇行使原因債權來主張債權,違反票據法有關規定。原告應該按照規定順序主張權利,在付款請求權得不到滿足時,才可以行使原因債權或票據追索權。

分析與建議

(一)直接允許選擇行使基礎關系權利存在弊端

1、忽視了票據的支付結算功能

票據作為一種支付結算方式,在票據背書轉讓后,因存在承兌不能的風險,雖可能無法認定完全完成了支付義務,但起碼在雙方之間形成了新債清償。即原法律關系歸于消滅,產生新的票據權利關系。如發生票據無法承兌時,直接允許債權人選擇行使權利,票據的支付結算功能將無法體現。

2、不利于交易的穩定性和公平性

基礎關系的訴訟時效相對較長,債權人在行使基礎關系權利時可能已經過了票據追索權時效。且在債權人通過訴訟向其直接前手主張權利時,更可能經歷一審、二審。此時,如直接前手未及時向其直接前手發起通知(甚至此時可能已經過了訴訟時效),則在債權人與直接前手糾紛結束后,直接前手再次向其前手主張權利時只能依據基礎關系,并且極可能已經過了訴訟時效。

因此,不論最終是否能夠訴訟成功,在交易完成了幾年之后交易對方再次收到訴訟傳票,極大地破壞了交易的穩定性。并且,當雙方基礎關系糾紛結束后,債務人再次向其前手主張權利時可能已經過了訴訟時效,其權益將無法被有效保護。

(二)合理行使選擇權

目前實務主流觀點認為應首先行使票據付款請求權,隨后可基于票據法或者基礎法律關系選擇行使票據權利或其他民事權利。[參見(2017)蘇民申1756號、(2019)豫03民終5279號案件;吳寧:《票據未被付款下原因關系債權人的救濟途徑》,載《審判研究》公眾號2019年1月15日;劉弘,《對原因債權與票據債權行使順序的認定——江蘇淮安中院判決實聯公司訴金薔薇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載《人民法院報》2016年10月27日第06版。]根據票據法規定,行使付款請求權是行使追索權的前置條件。在行使付款請求權后,再允許選擇行使追索權或基礎關系權利具有一定合理性。

本文建議,在行使付款請求權后,在法定追索權期限范圍內盡量優先行使追索權。行使追索權能夠將票據所有前手一并作為被告,不僅能有效減少訴累,還能降低執行風險。如已過票據追索權時效,行使基礎關系權利時盡可能與債務人溝通,提示債務人盡早通知其前手,以免其再次主張權利時超過訴訟時效,以維護交易的公平性。

(三)合理保護自身權益

在我國未出臺相關法律規定前,債權人通過選擇票據權利或者基礎關系行使權利不可避免。因此,不論作為債權人還是債務人均應注意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1、合理設置合同條款

既然司法實踐中允許選擇行使權利,那么也應當允許放棄權利。因此,該兩種債權如何行使,應當先審查當事人之間的意思自治,根據當事人的約定確定權利行使順序。如果雙方明確約定背書票據后基礎關系即消滅,當事人就不得在票據背書后再選擇行使基礎關系權利。反之,如未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的,應視為可以選擇行使。

2、及時索回票據

當對方基于基礎關系主張債權后,債務人應及時索回票據,以便日后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實務中出現過在訴訟后,因訴訟期間過長,電子商業承兌匯票在銀行系統無法退回的情況。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應在訴訟中向法院釋明客觀無法退回,由法院作出判斷。該種情況下,可采取通過法院判決的形式確定票據權利轉移或者通過債權人出具書面權利轉移說明的方式確認票據權利轉移至債務人。

喜歡 (3) or 分享 (0)
發表我的評論
取消評論

表情

您的回復是我們的動力!

  • 昵稱 (必填)
  •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網友最新評論

无码AV岛国片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